古建筑一般指古人遗留下来的距今有较长历史年代且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主要包括寺院、庙宇、宫殿,楼阁、古塔、宅院等。这些古建筑除了本身的历史价值外,其内部陈列的各种古代雕塑、壁画、文物等更具不可再生性,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是研究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宗教信仰的历史资料,是国家珍贵的文化遗产。古建筑单位也是消防安全重点单位。


      我国古建筑的分布多远离城镇,建在环境幽静的高山深谷之中。建造时一般都充分利用地形地物,建筑峻峭,随坡就势,院落相错,山水相映,通路曲折逶迤,构建在山腰、山顶或处于深山环抱之中,人员徒步到达都非常困难,消防车更难以靠近,有的根本无法到达失火现场。如泰山、九华山、武当山、华山等许多名山上的古刹道观,根本无车道可通,消防车到了山前就无法前行了。这些古建筑发生火灾后,消防队即使及时赶到现场,消防车也无法驶入或靠近古建筑实施灭火。有的古建筑所处位置没有消防水源或距离水源很远,连生活用水都难以保障,万一发生火灾,往往因为没有灭火用水而使小火酿成大灾,造成惨重损失。扑救古建筑火灾的主要灭火剂是水,而绝大多数古建筑单位水源缺乏,火灾时不能保障消防用水。


 

      古建筑有独立建筑或建筑群,其结构多为砖木或纯木结构的三、四级建筑,耐火等级低,引发火灾的可能性大,加之年代久远,其木结构特别干燥、易燃,如果发生火灾,火势难以控制,极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2001年11月25日凌晨3时许,陕西佳县的明代古建筑群道教圣地白云山庙宇因被人纵火而发生大火,五龙宫正殿及殿内所有的建筑及设施均在大火中化为灰烬。庙内无消防用水,人们只能用自来水管灭火,或上山取水,给灭火带来很大困难。

 

      2001年6月23日凌晨,杭州抱朴道院发生火灾,由于消防车上不了山,道院无消防设施,火势迅速蔓延,最终烧毁古建筑800多平方米,还造成道院内人员2死2伤。

 

      2004年5月5日15时40分左右,始建于后梁开平二年(908年),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建瓯市崇仁寺因未完全熄灭的香烛复燃发生火灾。但因该寺庙坐落在半山腰,山陡路窄,消防车无法到达火灾现场,施救工作十分困难。尽管指挥员迅速组织近百人开辟防火带,阻止火势蔓延。但大火仍烧毁了整个寺庙,一座千年古寺顷刻间变成废墟。


      国家对古建筑的消防安全工作历来都很重视,公安部曾颁布《古建筑消防管理规则》,许多省、市、自治区也出台了加强古建筑消防安全的地方法规。但因多种原因,古建筑消防安全问题一直未能有效解决,因而古建筑火灾时有发生。


 

      1985年4月7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广大藏族同胞尊为神圣佛地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寺的大经堂,因灯烛引燃可燃物发生火灾,连同正在展出的1000多件极为珍贵文物、经卷、珍宝被无情大火毁于一旦,供4060名僧众诵经的大经堂变成了废墟,其损失无法估量。

 

      2003年1月19日18时40分许,著名的武当山遇真宫突发大火,火灾来势凶猛,尽管消防官兵奋力扑救,但终因武当山没有消防站,灭火不及时,遇真宫主殿化为了灰烬。


      因此,面对古建筑的无情大火,研究和探讨古建筑火灾的扑救措施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历史上有众多的古建筑被毁于火灾,如今幸存下来的绝大多数古建筑也历经过火劫。据有关资料显示,建国后的55年里,我国有数百座古建筑遭受过火灾不同程度的洗劫,使古人留下的许多珍贵文物古迹化为灰烬而不复存在,其损失无法用金钱估量,古建筑中的木材,经过多年的干燥,含水量很低,特别是一些枯朽木材,由于质地疏松,产十燥的季节,遇到火星也会起火,如果火势不能得到有效控制,还容易形成“火烧连营”的局面。

 

      2004年5月11日凌晨4时左右,一声惊雷过后,山西稷山县大佛寺突发大火,寺中古建筑高二层的大殿很快被大火烧毁坍塌化为废墟,所幸殿内的土雕大佛损伤不大。稷山大佛寺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中大殿内的土雕巨型释迦牟尼像,身高20余米,宽7米,气势宏伟,在全国实属少见,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该佛险些毁于火难。

 

      1994年11月5日,甘肃省禅定寺发生火灾,800年前建造的讲经堂及佛舍利塔、生骨塔等文物被毁,给佛教界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1990年1月25日,青海石藏寺大经堂因挂在佛像前的绸缎被风吹落在油灯上引发大火,烧毁了大经堂和殿内的佛经、佛像等文物,直接经济损失达313万元,另有7名喇嘛在火灾中受伤。

 

      2003年1月19日,世界文化遗产——武当山古建筑群中重要宫庙的主殿遇真宫在大火中全部烧毁。此次火灾事故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对我国的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提出了质疑。

 

      有专家称,古建筑单位在消防安全管理方面的松懈状态,是引发火灾的最大隐患,更是古建筑火灾造成重大损失的重要原因。古建筑单位缺少消防组织,缺乏消防设施和灭火器材,消防自救能力差是多年来存在的极为普遍的问题。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大的古建筑单位,至今未建消防站,消防安全硬件建设投入少,必要的灭火设施器材缺乏,自防自救能力弱。如很多古建筑单位没有火灾监控系统,对初起火灾不能及时发现,更谈不上及时扑救。

 

      扑救古建筑火灾的重点是及时有效地保护和疏散那些价值连城的珍贵文物。因此在组织灭火时,要正确选择灭火剂,不能用水扑救的要改用干粉等无水渍损失的灭火剂,以保护文物古迹不受损失。对于那些能够疏散的文物,要组织人员及时疏散,避免受损。

 

      目前,市场上新出现了一种博朗系列超细干粉自动灭火装置,该装置使用的超细灭火干粉对大气层耗减替能值(ODP)为零,温室效应替能值(GWP)为零,该“超细灭火干粉”无毒、无腐蚀、对人体皮肤和呼吸道无刺激,在常态下不分解、不吸湿、不结块,具有很好的流动性,弥散性和电绝缘性,该种干粉的保质期可达10年,由该种干粉制成全自动灭火装置,无须专人维护,免维护期达到5-10年,其灭火效率是国内现有普通灭火干粉的3-4倍,是国内同等消防产品中最高的,且工程造价很低。这种超细干粉自动灭火装置是通过对明火或温度的探测来实现自动启动的,当探测到明火或温度的火灾信号后,该灭火装置里的气体活化剂就迅速启动,瞬间产生压力,喷出干粉,根据保护方式的需要实现其单具或多具联动灭火,实现对被保护物的有效防护。该产品真正实现24小时无人值守。


船舶消防新技术浅析
设计说明及计算举例

上一篇

下一篇

超细干粉自动灭火装置在古建筑环境中的应用

Powered by